国宝壁画藏在故宫深处

真物还是惊呆了,人们总是哀悼。今天看古壁画,应该是当时的好。-双福观宋.梅尧臣

国宝壁画藏在故宫深处

这是一座不再存在的寺庙。就像那些死在历史尘埃中的古建筑一样,它在地图上找不到它的踪迹。但也许不同的是,它不依赖于地方志中的几行文字或几张旧照片,而是依靠另一种形式,让他们的名字不断被提及,并经常感到叹息和叹息。

如果你在故宫博物院看到五米宽18米的过去七佛,或者在加拿大多伦多皇家安大略博物馆看到同样高度宽11米的弥勒佛,会震惊于中国古代壁画的巅峰,两个大洋壁画来自一个地方——吉山兴化寺。

▲加拿大皇家安大略博物馆弥勒佛会图

这个事实令人惊讶。我不禁想象,这座藏在乡间的古刹曾经有一座壮观的宫殿。寺庙里的壁画宏伟,宝藏庄严,墙上充满了风,天衣飞扬。不幸的是,旧的伟大遗迹已经消失了。我们珍惜那些消失在战争和人为灾难中的历史遗迹,样的艺术珍品在异国他乡的分离,这样我们今天只能通过壁画的介绍听到它的名字,回顾我们想象中的辉煌。

农村古寺兴毁无常,消失

兴化寺原位于吉山县西南30里处,北小宁村道口北角。根据现存碑刻和清同治四年修建的吉山县志·寺庙记载:寺庙建于隋开皇十二年(592),唐乾封年间修缮。元大德七年(1303)八月初六地震时被毁。

根据现有壁画绘制时间元延佑七年(1320)的推断,兴化寺地震破坏后很快重建,此时应形成寺庙主殿。后来明清两代都有修缮记录,有明万历二十六年、清乾隆四十七年纪念碑。

▲兴化寺庙宇旧影

1923年兴化寺壁画流失。今年,兴化寺的僧侣们得知北洋军队将军已经过境。为了避免年久失修的寺庙再次被蹂躏,他们聚集村民剥离并隐藏寺庙里的壁画。剥离的壁画取自兴化寺中殿南墙和后殿东西山墙。壁画剥离后不久,中原遭遇大旱,寺僧以修缮兴化寺建筑为名,将壁画卖给银洋以度饥荒。国内外古董商相互勾结,准备偷运壁画出国。

这两幅壁画是过去七佛说法图和弥勒佛会图。过去七佛说法图于1926年由北京大学国学金石考古学家马衡购买,弥勒佛会图于1928年由加拿大圣公会传教士和考古学家与皇家安大略博物馆一起出售。

精美壁画的出现引起了各方对兴化寺的关注。这座藏在偏远乡村的古寺迎来了两批不同的调查队伍。首先,李济是清华大学讲师。

1926年2月26日,李济利用汾河流域考古调查的机会,顺路考察兴化寺。一年后,他在史密森研究院各科论文中发表了《山西南部汾河流域考古调查》的调查报告。他看见兴化寺有三个院落,前殿没有壁画,中殿南墙没有门,北门对着后殿门。他介绍了兴化寺壁画的位置:大厅和后厅的三面墙上都有彩绘画。后厅两侧墙上的所有画和大厅南墙(朝北)的画都被古董商剥去了。其他人还没有被触动。”

国宝壁画藏在故宫深处

此外,李济还在前殿和中殿之间挖掘了一块开皇时期的雕像碑,证明了兴化寺建于隋朝的记录。不幸的是,由于李济的兴化寺之行只是一条路,调查数据过于笼统。

直到12年后,另一路人才再次前来。

1938年,在皇家安大略博物馆担任远东部主任的怀履光回到加拿大,派两名山西学生到兴化寺等地考察博物馆藏三铺壁画的原位。他们的调查记录发表在怀履光的作品《中国壁画:13世纪三铺壁画研究》中。

▲怀履光在中国

根据李济和怀履光学生的调查记录,再加上后来研究人员的推测,兴化寺当时的面目有了初步的轮廓。

寺庙有三个入口庭院,中轴线分布有山门、金刚殿、地藏殿、大悲殿、文法殿,东西分为钟楼和鼓楼。金刚殿一般是过道性质。怀履光的学生称地藏殿为前殿,大悲殿为中殿,文法殿为后殿,其中只有中殿和后殿内绘有壁画。中殿向北,后殿向南。

中殿供奉佛像、两个力士、十八罗汉;南壁是过去七佛说法图;东西墙是楼台山水,被怀疑是释迦牟尼本生经变;北壁壁画没考。

后殿供奉三佛;东壁未知,据推测是释迦牟尼说法图;西壁是弥勒佛会图;南壁上方有十尊佛像,下方不详;北壁上方也有十尊佛像,下面是元朝主人、画家和时代的标题。

抗日战争期间,兴化寺被毁,过去的资料(包括当地文物部门的于侵华日军。据当地知情人士透露,20世纪40年代初抗日战争期间,吉山县已进入无政府状态。兴化寺没有僧侣。村里的财政资源很尴尬,土匪勒索了很多次。村长有吸食鸦片的习惯,所以他把兴化寺的建筑构件卖成旧木头,只是为了换取鸦片。几个月后,兴化寺剩下的建筑相继倒塌。解放初期,兴化寺仍有柱基、残碑、地基。

1962年,王泽庆考察兴化寺时,寺址被用作农田。1964年和1972年,柴泽军再次前来考察,在农田旁边可以找到碎石。如今,兴化寺的旧址被一条道路斜穿,并建造了一座住宅楼,一些部分变成了垃圾堆。此外,据村民介绍,兴化寺的碎石早已作为建筑垃圾填埋在附近的池塘里。

至于李济发现的石碑,据说已经迁移到青龙寺保存。最近,一些调查人员去寻找一块残留的纪念碑,仆人躺在地上,大约1米高,纪念碑朝上,中央雕刻有一个七尊雕像社区,纪念碑严重风化,隐约可以看到浮雕的飞行和多宝塔。但这是兴化寺的开放纪念碑吗?还没有得到证实。

从北京大学到故宫,七佛图散落

国宝壁画藏在故宫深处

兴化寺壁画流传于20世纪20年代,其经历传奇颇多,本文先讲过去七佛说法图这条线。

1926年初,被剥离的兴化寺中殿南墙壁画被分成59平方米,分装在木箱中,秘密送往北京,计划转到海岸出口。北京大学研究所国学门考古研究办公室主任马衡得知此事后,他感慨地说:过去几年,国内古物艺术品出口到海外,随时随地都有。国内好古之士,土匪无法竞买,也无法获得一寓目的机会,这不仅是考古家的遗憾,也是中国人的耻辱!”

经过一番跟踪,马衡看到了原来的壁画,壁高约10英尺,长约10英尺,50多平方米,略有原来的状态。珍惜几个方面,不能恢复旧的耳朵。据估计,老在吉山县小宁村兴化寺南墙,五对,所以这么长。大厅里也有壁画,还没有开始铲云。经过反复讨价还价,北京大学最终以4000元购买了这幅壁画,并收藏在研究所的仓库里。

这件事暂时成为北京学术界的一件大事。1926年10月,根据壁画的组合图像和李济的调查,黄文碧在《北京大学研究所国学门月刊》上发表了《山西兴化寺壁画名相考》。1928年,过去七佛说法图拍照后,将照片组合成完整的壁画,分三期发表在当年的《宜林十刊》上。

从那以后,虽然发生了战争,但壁画仍然保存完好。1952年,北京大学文科研究所(原北京大学研究所国学门)迁往西郊。时任文化部副部长的郑振铎主持了整体文物工作,并将壁画和研究所的一批文物分配给了故宫博物院

1959年,故宫博物院筹建历代艺术博物馆,决定将过去七佛说法图拼合复原展出。在参与永乐宫搬迁临摹工作的中央美术学院教师陆鸿年、王定理的指导下,在故宫保和殿西阳台做木架夹墙,将加固好的壁画挂在墙上,拼接填补修复。最后,中央美术学院的老师和故宫博物院的画家一起画了一幅全色的补充画,使它成为一幅完整的壁画,整壁画。

后故宫博物院展厅重新规划,壁画再次隐藏,再也没有公开展出。最近,一些爱好者在故宫搜索,在角落里发现了壁画。

故宫专家徐邦达、杨伯达对壁画鉴定意见如下:「元代大幅壁画遗迹是我院唯一一个可以考的,艺术水平较高。它是研究元代绘画艺术的重要材料,被定为珍宝。」

微信二维码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