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复古建彩画:不仅要巧手,还要匠心!

古建修复工程中,吴书瑞给垂花门刷大色。

修复古建彩画:不仅要巧手,还要匠心!  第1张

古建彩画师吴书瑞出生在工匠世家,祖父是紫禁城里的象牙雕刻师,他从小耳濡目染,练就一身过硬的画功。从翩翩少年到花甲之年,三十年来,吴书瑞初心不变,用汗水让古建筑重放异彩。

故宫博物院的乾隆花园、天坛的长廊和双环亭、中南海瀛台、天安门城楼……一座座古建筑默默记录下了吴书瑞的坚忍和付出。不过,吴书瑞日常工作的场所却是离地40米的高空,在烈日炙烤下,琉璃瓦面温度高达70℃。这个普通人爬上去双腿都要发抖的高度,年近花甲的吴书瑞站在上面却如履平地。无论温度高低,吴书瑞都能做到心如止水。他常说,上得了脚手架,坐得了冷板凳,是做古建彩画的基本功。

修复古建彩画,不仅要靠一双巧手,还要追求卓越的匠心。“和玺彩画”,是清代最高等级的彩画,不但规制高,而且工艺繁琐,单单一个小样的制作就需要一个月。而在故宫里,这种彩画被大量运用,给修复工作带来了极大难度。从现场勘查、揣摩图样,再到制作图谱,每一个环节都是一个课题。如果没有高超的彩画技艺,深厚的文化积累,很难让这些彩画重现辉煌。三十年来,吴书瑞耐得住寂寞,坐得了“冷板凳”,不但坚持了下来,还做出了名气,成立了古建彩画工首席技师工作室。

修复古建彩画:不仅要巧手,还要匠心!  第2张

“吴老师言传身教,让我们深知做彩画光有耐心和细心还不够,最重要的是要尊重历史,坚守古建彩画传统规制。”跟随吴书瑞学艺十余年的刘锦刚介绍,吴书瑞坚持使用天然矿物颜料,“修旧如旧”。正是这样不变的追求和初心,让更多的古建筑穿越历史的尘封,重新焕发出夺目的光彩。

传承,代表了一种文化、一种力量、一种信仰和一种伟大的精神。为了更好地传承传统建筑彩画工艺,吴书瑞的工作室不断进行技术攻关,探索传统建筑彩画新的传承模式。在他的感召下,一批批来自中央美院等高校的学子慕名而来,投身到古建彩画事业中来。

大历史,小工匠。择一事,终一生。吴书瑞凭着对古建彩画工艺的坚守,得到了业内的认可和赞誉。在和他共事过的人眼里,吴书瑞的名字已经成为“匠人精神”的代名词。

修复古建彩画:不仅要巧手,还要匠心!  第3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