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村落是农耕文明和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载体

传统村庄是农业文明和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载体。自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随着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农村社会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许多传统村庄不能满足新时代人们对美好生活日益增长的需求。

传统村落是农耕文明和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载体

许多农村居民对传统的地域文化失去了信心。根据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的报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源于中华民族5000多年文明历史孕育的优秀中国传统文化。要增强文化信心,坚持中国文化的立场,需要用传统空间重建村庄,重塑农村文化信心。

传统村庄承载的历史文化信息已经物化为传统空间及其传统建筑元素,是人与地域环境长期良性互动的结果。前者,如费孝通提出的地方社会或熟人社会,以及许多学者提出的宗族礼仪、宗教信仰、风水观念、防御意识、传统美学和诗画境界;后者,如地理环境、结构演变、形态特征、布局等。

传统的乡村空间受自然环境、乡村选址、景观格局、路网骨架、经济状况、历史文化等长期影响,反映了时代和地区的多维特征,即除了文化、地方外,还具有空间演变的关键作用。

一个客观事实是,随着农村人口涌入城市,许多传统村庄正在逐渐衰落。虽然政府设立了专项保护资金,社会工商资本也进入,但目前可以做的大多是物质空间外观的保护,未能深入挖掘和继承传统空间及其元素的文化精髓。

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富起来的村民纷纷搬出老房子,或沿公路建房,或成片建设兵营式新农村。这些建筑,方形或薄,远非传统建筑的水平风格;形式、颜色往往过于单一,缺乏整体感和协调,更不用说区域建筑的风格和艺术理念了。受农村生活习惯和生产方式的影响,再加上宅基地面积的限制,村民在建筑外随意建造的现象也在一定程度上存在。此外,建筑过于封闭和独立,缺乏相互关联;公共空间边界不确定,缺乏封闭感和场所精神,无法形成内聚的交流空间;墙壁太紧,界面太单调,阻碍了邻里之间的交流,阻碍了建筑和乡村之间的渗透。

传统村落是农耕文明和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载体

这些快速形成的时代产品不符合传统文化的审美取向和精神需求,缺乏传统空间的内涵和凝聚力,被一些学者称为没有灵魂的空壳。要实施农村振兴战略,实现生态宜居和当地文明,我们需要重视农村空间的建设,重建传统村庄和现代当代村庄的传统空间。

现代和当代村庄的空间更新必须掌握三点:

创新传统元素。农村空间的更新不是直接或被动地呼应当地传统建筑的外观,而是根据村庄的发展和村庄的外观,完善建筑的区域特征,选择和应用建筑改造,用现代建筑语言解释区域传统艺术理念。在体积方面,根据现有的建筑布局,对相邻的建筑群进行整改,将几栋建筑连接成一个整体,使建筑块在视觉效果上接近传统建筑的比例。

探索共享空间。利用村口、桥头、树下、巷道等开放空间,为村民或游客创造交流空间。对于庭院空间,利用门框景观和镂空窗户的渗透来隔断或连接视线,营造传统的雨香蕉、竹枝摇曳的氛围,加强邻里之间的交流和人与自然的对话;对于共享空间,利用相邻建筑之间的距离增加虚拟和真实的连接器,通过这种承载传统生活方式的空间形式,创造天井、小庭院、空中庭院等邻里共享空间,增强邻里关系。

传承历史文脉。农村文化机制不是简单地重复过去,而是扎根过去,不断重构创新。从当地民居特色和传统生活方式出发,遵循经济、地方和特色原则,同时改善不同空间的景观。以梳理和调和为主,辅以引种和种植,兼顾四季景观变化,营造出与村庄特色相对应的自然景观和乡村氛围。历史文脉通过建筑语言、景观意境、活动场所共同反映空间。

传统村落是农耕文明和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载体

重构传统空间,复兴历史文化

保护利用,继承地域文化。虽然传统的村落空间可以激发民族自豪感和文化自信,但许多不能满足新时代实际生活的需要,是不可再生资源。遵循保护优先、适度利用的原则,在综合考虑区域文化保护、绿色产业引进、传统风格协调、生活方式指导、载体空间建设后,有序、适度、有用的传统空间重建,可以有效继承区域文化。

探索传统,唤醒文化意识。乡村在地理、血缘、人缘、业缘等方面与城市有很大的不同,乡村生活环境也直接体现在不同层次的乡村空间上。现代和当代村庄的空间形式单一,使得农村的地域文化特色越来越不明显。通过对不同类型空间的传统空间进行重构,可以有意识地创造积极的空间和消极的空间,利用空间的内外秩序,引导不同空间的必要活动、自发活动和社会活动,唤醒土著人的文化意识。

在更新中寻求差异,激发内生动力。城市化背景下的弱农村,在新时代农村振兴和文化信心战略下重新审视,满足政策红利和资本机遇,从产业改善和文化复兴的角度,因村而异,因地制宜,重建传统空间,考虑生产生活所需的物质技术空间和以人为本的精神感知空间,为传统村保护和现代当代村发展探索差异化更新战略,通过原住民和游客的综合感知和互动体验,激发每个村庄的内生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