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代建筑和阴阳五行

在古代,土地是权力的象征,土壤多为黄色,因此黄色成为皇帝的特殊颜色。·《考工记》云:地叫黄。地就是土,位于中心,颜色为黄色。明永乐19年(公元1421年)在北京中山公园建成的国家坛铺上了五色土:中黄、东青、西白、南红、北黑,即师其意。

中国古代建筑和阴阳五行



《诗经》中也有如下的记载:“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故我国古代社会,一向“以黄为贵”,黄色成为最尊贵的颜色。皇帝着黄袍,戴黄色的帽,穿黄色的靴,就连室内的桌椅和帐幔,都用黄色的绸缎罩面,以突出帝王的尊严。



古典建筑大门两侧柱(对)的颜色也是业主身份的象征。阜帝的房子柱子是红色的,诸侯是黑色的,医生是灰绿色的,有文化的人只能用(音)tou,即黄色)。等级极其分明。春秋以来,青琐丹对成为重要建筑的着色标准。也就是说,建筑的小构件是蓝色的,柱子是红色的,已经成为重要建筑的象征。到明朝,官方正式规定公主府第一门使用绿油钢环,公侯使用金漆锡环,一、二级官使用绿油锡环,三至五级官使用黑油锡环,六至九级官使用黑油铁环。到了清朝,正式规定黄色琉璃仅限于皇帝的宫殿、门、阳台、陵墓和寺庙(包括享受皇帝尊号的雕像),其他王府只能使用绿色琉璃,这在北京古建筑中随处可见。


古代关于方向的说法有多重含义:东、南、西、北、中,表五行,即金、木、水、火、土;还有季节,东为春,南为夏,西为秋,北为冬;还有东龙、西虎、南凤、北龟。左青龙、右白虎、前朱雀、后玄武是中国古典小说和戏曲中常见或听到的口头禅。至于玄武,朱雀就是孔雀,有些地方认为玄武就是龟,寓意长寿。四川省芦山县发掘的汉墓王辉石棺,北侧雕刻着龟蛇纠缪(缠绵相爱)的照片。郭沫若先生给予了很高的评价。他认为自己的艺术价值不亚于罗丹著名的雕刻吻和许多关于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米开朗基罗天国生活的作品。



封建时代流传着许多五行禁忌,其中少数具有实用价值,如阳光、背风、高朗的地形和不洁净的空气和水源。但大多数都被巫师迷信了。因此,我们必须采取批判性的态度。


中国古代数的概念起源于阴阳理论。

中国古代建筑和阴阳五行


《周易·系辞下云:阳卦奇,阴卦偶。奇为单,偶为双;奇表阳,偶表阴。因此,周易·天一地二,天三地四,天五地六……”


人们喜阳恶阴,所以房子的开间往往是一、三、五、七、九个房间,很少使用偶数。阁楼或佛塔的建造也以单数为主,寓属于阳。古人说:救人胜于七级浮屠(浮屠是梵文译音,有的翻译成佛图,也就是塔的意思),所以塔的层数大多是七、九、十一、十三层。到了明清时期,数字与好坏有关。


民间建筑工匠中流传的《鲁班经》云:台阶的步数不宜双,只有一步、三步、五步、七步、十一步。因此,宫殿和寺庙的室内外步行大多是单数。


《周礼》也严格限制了各国都城的规模,其等级差以九、七、五依次递减,显示出其尊卑。这是因为从王卿到医生,因名数不同,礼也不同,不能逾越,否则会被视为不礼貌,会被讨伐。越是天子的罪犯,甚至会被九族摧毁。



另据《考工记》记载:工匠营国,方九里,旁三门……这是基于《尚书》一年四季(季),每时三月的含义。


旁三门是方城每边有三扇门,一季有三月。方城四面是春、夏、秋、冬,四面有十二扇门,意思是一年有十二个月。世界各国都有这种把年、季、月等数的概念,但中国更为突出。明清时建造的北京天坛祈年殿,四周墙垣为方形,祈年殿本身的平面为圆形,寓“天圆地方”。屋顶采用蓝色琉璃,表示殿堂接近蓝天,皇帝祈祷风调雨顺,国泰民安,上帝很容易听到。殿内柱子的排列和数量与天象有关:中间有四根天柱,象征着春、夏、秋、冬四季;第二圈有十二根金柱,意思是一年12个月;外圈12根檐柱:代表一天分子、丑、尹、毛等12个小时;金柱檐柱24根象征一年24个节日;三圈柱28根代表周日28星宿;整个祈年殿共有36根柱子(加上顶部8根童柱),象征泛16天刚;宝顶下坚实的雷公柱寓意皇帝统一世界。这种用数来表达某种意图的设计理念已经传播到现代。这种用数字来表达某种意图的设计理念已经传播到现代。在20世纪30年代建成的南京中山陵纪念馆,设计师吕燕直用数字来表达人们对孙中山先生的钦佩,受到了人们的赞赏。陵墓建在中山腰部。设计师将从山麓到纪念堂的高差分为12步,共365级,这意味着像孙中山这样的历史伟人每个月都值得怀念。

中国古代建筑和阴阳五行


中国古代阴阳五行理论既不需要完全继承,也不需要完全否定,因为它不仅包含了风水先生的迷信,也包含了实用的部分:我认为气的解释是可以借鉴的。请参下内容:


阴、阴也,气在内奥阴云:阳,扬也,气在外发扬。阴气从下,上与阳相违,物皆附丽阳以茂。因此,人们喜阳恶阴。天虽不忧人暗,辟户(you)必须明确,意思是房子要多开窗,争取更多的阳光。吕氏春秋云:房间多阴,台高多阳,提倡房间不要太大,台基要高,以免房间过冷。唐代诗人白居易在《草堂记》一文中更清楚地指出:敞南楚(meng),于祁寒也是纳阳日。为了争取阳光驱寒,明确提出房屋应朝南。



阴阳必须协调,太阳也容易让人不安。


唐代司马承祯·什么是安处?关心南向而座,东首而睡,阴阳适中,明暗相半,分房不高,高则阳盛明多;房子不卑,卑则阴盛而暗。故明多则伤魄,暗多则伤魂。人的魂阳而魄阴,苟伤明暗则生病。吾所居室四边皆窗.遇风即阖(闭),风息即闿(开)。我的座位,前帘后屏,太明则下帘,以及内暗;太暗则卷帘,以通其外耀。内心安心,外面安心,心灵安心,自安。”


这篇文章不仅谈到了建筑的方向,还谈到了门窗的布局和管理方法,还介绍了使用卷帘和屏风来调节阴阳的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