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湘夫人》看屈原心中的最美建筑

中国传统节日——端午节(农历五月初五)就要到了,说起端午节大家肯定都会想到屈原,因战国时期的楚国诗人屈原在端午节遮天抱石跳汨罗江自尽,统治者为树立忠君爱国标签将端午作为纪念屈原的节日。作为中国浪漫主义文学的奠基人,战国末期楚国的爱国诗人,屈原被誉为“中华诗祖”、“辞赋之祖”。

从《湘夫人》看屈原心中的最美建筑  第1张

屈原主要作品有《离骚》《九歌》《九章》《天问》等,其中《湘夫人》是屈原《楚辞·九歌》中的一篇。它借水神之口描写了一个设计精致、独一无二的建筑,体现了屈原及当时楚国人关于建筑的审美。今天我们就一起来欣赏《湘夫人》诗篇中,描写的建筑之美,以及对于后世的影响。

《湘夫人》源于一个美丽哀婉的爱情故事,相传舜皇巡视南方时死于九嶷山的苍梧之野,他的两个妃子娥皇、女英得知后,哭泣追来,走到洞庭湖时,被风雨所阻,遂不得过,二女遂在哭声中投湘水而死,她们的眼泪染成了湘竹上的斑点,二人死后,遂成湘水之神。屈原根据这个故事,写下了《湘君》、《湘夫人》两诗,湘君代表舜皇,湘夫人代表二妃。

从《湘夫人》看屈原心中的最美建筑  第2张

《湘夫人》中有大量的文字是描写水神,想象他们的爱巢,屈原借水神之口描绘一幢想象中的建筑。这不仅仅是用来居住的房屋,而是赋予了灵性,凸显了审美追求的建筑,是灵魂寄托的精神家园。

诗中这样描写道:“筑室兮水中,葺之兮荷盖。荪壁兮紫坛,播芳椒兮成堂。桂栋兮兰撩,辛夷楣兮药房。罔薜荔兮为帷,擗蕙櫋兮既张。白玉兮为镇,疏石兰兮为芳。芷葺兮荷屋,缭之兮杜衡。合百草兮实庭,建芳馨兮庑门。”

翻译成白话文的意思是:

在水中央建造一所房屋,用荷叶覆盖屋顶。墙用荪草装饰,庭院用紫贝砌成,用散布芬香的花椒泥涂墙壁。用桂木做屋梁,用木兰作椽子,用辛夷作门楣,用白芷饰卧房。编结薜荔(植物名,桑科)做成帷幔,分开蕙草做室内的隔扇,用白玉压住坐席,用石兰在室内散布香气,用白芷修葺、用荷叶作帷幅、用杜衡(香草名)缠绕。庭院汇集各种花草,回廊上陈设得芬芳馥郁。整个房屋设计得独特、精致又溫馨。

从《湘夫人》看屈原心中的最美建筑  第3张

其中在水中建房屋,用圆形荷叶盖屋顶,可谓别出心裁,异想天开,新颖奇异,渗透着浪漫主义理想化色彩。屈原幻想的圆形荷叶屋顶,给人以和谐圆融,流畅婉转的审美感受。此外,圆形屋顶、类圆形之变体——曲线形,为我国古代建筑大屋顶之基本造形,也逐渐形成为民族建筑风格形式之一。

诗中写道用桂木做屋梁,用木兰作椽子,用辛夷花作门楣,用白芷饰卧房,所表达的是一座典型艺术化之土木构架建筑。中国古代房舍宮室,以土木构架为主,并以梁柱结合斗拱等木构框架形成独特之民族风格。用各种散发芳香的装饰物来创造一些建筑细节,可见屈原对于建筑的装饰,有着自己独特的审美。

屈原对于建筑的构思,都以自然为本,追求人与自然的和谐统一,具有深远之美学意义。他利用联想和想象,用富于浪漫主义的文学为我们展现了《湘夫人》中充满诗意美的建筑,富有个性又超凡脱俗。

水神们日夜向往的地方,这里与世隔绝,是人间仙境,是他们灵魂的避难所和最终的归宿,也是屈原自己向往的世外桃源。《湘夫人》生动地反映了古代楚国建筑的审美,这在建筑美学史上,独具参考价值。

建筑材料建筑技术日新月异,但一个国家或一个地区的建筑审美却相对稳定。古时的楚国即现在的湖南、湖北等地的建筑,特别是民居,喜好在房前屋后种上竹子、树木,庭院内种上植物花草,门前还有一荷花满塘。这些无疑与屈原独特的建筑审美有着一定的联系,也是楚国人独特的建筑审美传统对当代人的建筑文化产生的深远影响。

虽然,屈大夫最终在端午节遮天抱石跳汨罗江,湘君迎筑芳室候湘夫人始终未能相见饮恨终生。历史发展从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作为后人,在端午节来临之时重温经典之美也便是对前人的恭敬与怀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