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弟子都想成佛。什么是佛?

佛字的翻译来自梵文,中文翻译成佛,藏文翻译成桑杰,是我们所有佛教弟子追求的目标。

佛弟子都想成佛。什么是佛?

为什么我们想成为佛陀而不是神仙和上帝?成为佛陀的条件是什么?作为佛教弟子,我们必须首先了解我们追求的最终目标。佛教的第二步是看、修、行、果,第一步是看——对最终目标的理解,因为有佛教的正见,最终会得到佛果。例如,在我们去一个地方之前,我们需要或多或少地了解这个地方的好处,知道这个地方对我们自己有什么帮助,我们会不惜一切代价到达这个地方。到这个地方之前,对这个地方的了解叫见。另一个例子是,一个人准备射箭,如果在黑暗的夜晚,环境也很奇怪,很难说箭是射中敌人还是亲戚。要射中目标,需要足够的光线,熟悉的环境,最重要的是找到目标。另一个例子是,在飞行员从北京飞往纽约之前,他们必须首先确定飞机着陆地点。如果他们不知道着陆地点,他们怎么能到达呢?飞行员不仅要知道降落在哪里,还要遵循正确的路线才能到达目的地。如果你想从北京飞往纽约,但你的路线是从北京到东京,那么你的路线是错误的,根本无法到达目的地。

我们学习佛教和练习有点像驾驶飞机,但没有飞机那么多,佛教只有三条路线。同样的人,同样的知识,同样的佛教练习,同样的咒语,冥想,但不同的目标,不同的路线。

第一条路线,你的目标是获得来世的天果报,这就是佛法中所说的下士道,道就是路线。无论你修行什么方法,读什么咒语,做什么,你所做的一切都会把你带到这个目标。

第二条路线的目标是追求个人解脱,成为声音或命运的罗汉,这就是佛教中所说的中士道。

佛弟子都想成佛。什么是佛?

第三条路线的目标是追求完美的佛果,造福所有众生。这就是佛法中所说的上士道,是佛法中最成功、最真实、最完美的路线。

起飞前,起飞就像发心。有的人为了来世的天果报而闻思修行,有的人为了个人解脱而闻思修行,有的人为了利益众生而闻思修行。启动飞机时,必须设定目标。例如,如果你想去纽约,不要把目标定在东京。起飞后,要把握好线路。最后到达目的地。这是佛教修行的三个过程。我们学习大乘佛法,以大乘大师为基础,认为自己是大乘的弟子。因此,我们的路线不是下士道或中士道,而是上士道。所以在追求成佛之前,首先要设定自己的目标和路线。

不幸的是,在我们设定了成佛的目标后,我们仍然不知道佛是什么。有的人皈依了很久,四加行都修好了,有的人长期持咒吃素,但问他佛是什么,他一无所知。这也很正常,因为佛太殊胜,太伟大,太不可思议,所以初学者不知道佛是什么。虽然我们不知道佛陀是什么,也不知道佛陀是什么状态,但我们仍然没有放弃对佛陀的追求,仍然坚持实践,这表明我们注定要与佛陀有关。

那为什么我们不知道佛是什么?

佛弟子都想成佛。什么是佛?

稻草经说:谁通达了起源法,谁就能通达佛法;谁能通达佛法,谁就能彻底看到佛陀。我们看不到佛陀,因为我们还没有深入理解起源法,也没有达到佛法。藏传佛教五大论中的现观庄严论提出了四个问题。自古以来,许多智者和论家就这四个问题进行了辩论,起源法就是其中之一。从现在的嘎举、萨迦、宁玛派的教学体系来看,在佛教学院学习了89年才开始学习《现观庄严论》。格鲁派要学习15年左右才能深入学习《现观庄严论》。如果不学习《现观庄严论》,怎么能通达缘起法?没有通达缘起法,怎么能看到佛陀?

我们不知道佛是什么,最后的原因就像寂天菩萨在《入行论》的智慧中说:胜义不是心境,说心是世俗。佛属于胜义意义,意识属于世俗意义。如果一个初学者能想象佛陀,他当然不会想象佛陀,因为凡夫的意识只想象世俗的意义,而不是胜利的意义。凡夫所有的意识都被污染了,都是无知的成分,都有分别读,有很多二取执着,所以没有能力达到胜利的意义。在《入中论》中,凡夫的所有意识都被彻底净化后,才能诞生对胜义意义的理解,才能展现胜义意义的法身。比如鸡想象外部世界还没出壳,有可能吗?不可能,只有从蛋壳里出来,才能看到外部世界。凡夫意识中的无知、分别阅读和坚持就像一个蛋壳。只有完全脱离这个蛋壳,我们才能证明胜利的意义,完全证明胜利的意义等于成佛。所以佛是无法形容、无法形容、无法比喻的,就像样。正如六祖惠能大师在《坛经》中所说: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微信二维码

微信二维码